豆腐有哪些特别的做法

清代有食客,名为袁枚,他在《随园食单》中写道:“不知豆腐得味,远胜燕窝。”我长这么大,燕窝的滋味虽没尝过,但对我这自小从江南混大的人,一提到豆腐,微微颤颤的在我口中裂开,清鲜滋味,不可言说。

小时,我会陪着外婆乘坐着小木船,船上是泡了发胀的黄豆,船桨于水面碰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,间隙间,有细微的水丝落在脸上,凉意正好使微微的燥热褪去,清风徐来,夹杂着河水生冷的清香,听着哗哗的流淌声,像是婴儿靠在母亲的怀里,母亲的喃喃细语使婴儿昏昏欲睡。小船速度很快,不过片刻,便到了磨豆子的地方了。发胀的豆子乖乖的滚入石磨,三两下便被那块安静沉厚的石磨碾出又白皙又细腻的汁液出来,宛如小姑娘的肌肤,弹指可破。

将磨好的汁液带回家,煮过之后,点以卤水,放置平整的某处,先盖上一层布,压上一块平板,再搬上一块用了几十年的老石头压上,不出一日,便是一块豆腐了。豆腐是清香的,小时我闻一口,满鼻尖的香味,我便能看见刚过初夏点的黄豆出了苗,绽放出绿绿的叶子来。 豆腐清嫩,用最肥美的胖头鱼的鱼头一起闷煮,加入自家做的辣椒,一锅红呼呼的冒着泡,好不喜气,出锅前撒下葱段,红彤彤中一点翠绿,直吊人胃口,豆腐轻夹即碎,与鱼肉一起放入嘴里,非常好吃。

腌菜这种食材估计很少有人吃了,先不说它的异香,就是那腌这个菜时放的盐也够让人皱眉了。但我还是很爱的。用一只碗,先放一排豆腐,再放一把腌菜,切几片青椒,放些生姜末,在电饭锅里放上蒸笼,端上一蒸,饭好了,菜也好了,端出来,加些调料,加点香油,尝一口,腌菜味道正好,吃过后唇齿留香,再夹一块豆腐,外面是汤汁味,内里豆腐原味,对我来说是相当美味的了,一餐饭就靠它下肚。

水煮豆腐的故事,我有些啼笑皆非,这是父亲误打误撞做的一道菜,父亲向来不会做菜,那一日正好母亲生病,两个孩子幼小,他便只能硬着头皮将厨房里的活包下,在厨房里摸索了一阵子,临近中午时,便给我们端出一锅汤来,满满的一锅,却只有几块豆腐在水底安详的坐着。

瞧着平淡无奇,狐疑的吃一块,倒是被惊艳,突然吃这样的,就觉得好似是凡间俗人瞧惯了世间的艳俗,突然看见悬崖瀑布边立着一位清冷的不溶于世的白衣仙子,清冷的心中一惊,被她折服。可是,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没吃到过这样的豆腐,让父亲重新下厨,也无法和当时的惊艳相比了,那次的水煮豆腐,在我心底已经成为了绝唱。

我觉得豆腐是蛮有神奇的东西,不管是配在了大鱼大肉的名利场,还是清寡如水的平民地,它总是以一种悠然的神仙味。平淡之味,却总能在各色调味料中拔得头筹,染一身俗气之后,其实最难能可贵的是依旧是这副清风道骨的模样。

在和身边的人谈及美食,我总能想这两道菜,说出来,身边的人便哄堂大笑,我也不去解释,之后也不再提起,只是在说及美食时,总以那些受大众好评的有名的食物搪塞过去。他们不懂我也不说破,这在我心中已不是一道菜肴,它已经是我对父母亲的牵挂与想念,这就像走南闯北的人最想去的地方,终究是故乡,就像吃遍山珍海味的食客,最喜欢的还是家乡早晨老母亲在锅里煮的冒泡泡的白粥。

(感谢各位的浏览,记得关注我哈。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与作者联系,删除哈。)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美汁汁美食网 » 豆腐有哪些特别的做法

赞 (0)